主页> > 最新最新 >世杯球迷酒驾闯路障‧撞死5妻男 >

世杯球迷酒驾闯路障‧撞死5妻男


2020-06-15

世杯球迷酒驾闯路障‧撞死5妻男(槟城)27岁司机酒醉驾车,载着3名友人看完世界杯赛返家途中遇见警方路检时,相信是车开太快来不及煞车,结果失控撞上前面的一辆私家车,复冲撞向警方及接受路检的交通人士,造成1名65岁的摩多骑士死亡,一名摩多骑士轻伤及一名年轻警员伤重昏迷不醒。警方为教训这批涉祸青年,当场喝令他们拿着一块被撞断成两截和变形的“警方检验站”(Berhenti Pemeriksaan Polis)警示牌,蹲在案中死者的摩多旁边,为自己鲁莽行为忏悔。警员伤重昏迷这宗意外是于今日(週四,6月24日)凌晨4时30分,在州回教堂路靠近麦当劳前方的路段发生,并导致一名摩多骑士轻伤、一名年迈摩多骑士伤重不治及一名年轻警员伤重昏迷不醒。无辜被撞死的65岁死者姆尼亚迪,为洗布桥后方约路末端(York Close)一间洗衣店老闆,拥有5名妻子、12名年龄介于18岁至38岁的儿女及6名孙儿女。案发当时,姆尼亚迪骑着一辆红色本田摩多往双溪赖方向,以沿途向扁担饭餐馆收集要送洗的衣物,不料,他在路检处停下摩多接受警方检查时,却遭遇飞来横祸,连同坐骑被肇祸的红色本田思域撞及。姆尼亚迪被送入槟城医院后,其孩子以为父亲伤势轻微而转送槟安医院治疗,岂知,姆尼亚迪因内伤严重而延至週四上午8时05分不幸去世。之于伤重昏迷的年轻警员,为吉打居林普通行动部队的23岁警员罗沙尼再,他的背部严重创伤外,右边肋骨也折伤,呼吸少数困难。目前他人在槟城医院加护病房接受观察和治疗。另外一名伤势轻微的摩多骑士,在槟城医院敷药后已经出院返家休息。司机被扣乘客保外27岁肇祸轿车司机目前仍被扣留在交警处,除了这名司机被警方申请延长扣留外,与其同车的另3名乘客,都获得保释在外。有关司机所驾驶的红色本田思域,已经毁不成形,在车祸后已被警方拖回东北区总警局,将后交拖去验车中心进行检验。肇祸司机醉驾槟州副总警长拿督敦希山高级助理总监指出,尿验呈阳性反应,证实27岁肇祸印裔司机酒醉驾驶。警方将援引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1(1)条文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以及第44条文吸毒或酒醉驾驶,调查此案。涉案肇祸司机将于週四押往槟城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调查。死者被撞后自行致电孩子据观察,死者姆尼亚迪的摩多严重毁坏变形,但死者却没有皮外伤。死者三子玛仁达拉华真(31岁、槟安医院救护车司机)指出,他父亲被撞倒在地上几分钟后,能够自行起身打电话通知孩子。“我父亲被撞却没有皮外伤,只是觉得腹部少许痛苦罢了,谁知我父亲却因为内部伤势恶化去世。”他说,洗衣是祖传生意,他父亲从祖父手中接手打理已有40年。据他印象,他父亲在凌晨工作,曾发生多次车祸,但每次都平安无事。“我父亲从来不驾快车,因为槟城交通太繁忙,平时都小心慢驶。”65岁高龄仍享受工作甫在6月6日庆祝65岁生日的死者姆尼亚迪,在孩子眼中是个勤奋,自力更生的好父亲,不久前全家人才为他庆祝父亲节。玛仁达拉华真指出,他父亲年迈高龄,但他不愿停下脚步享受人生,反而喜欢投入工作的日子。“我父亲在天未亮出门工作,不是孩子不帮忙,上午7时是槟城交通繁忙时段,所以我父亲才会选择凌晨4时出门收集送洗衣物,然后下午才把衣物送还人家。”死者姆尼亚迪遗体停柩在约路末端住家,将订週五(6月25日)举殡。路面留百尺煞车痕迹肇祸司机疑开快车紧急煞车不及,路面上留下一道长约100尺的煞车痕迹。据警方初步调查,肇祸司机的车辆,最先撞上交通安全锥。相信汽车防撞栏杆脱落,并造成一名摩多骑士脚部被擦伤。据知,肇祸车辆在撞及交通安全锥后,跟着才撞及一辆接受路检的白色私家车,随后肇祸车子才朝警方及公众方向猛撞。由于事发突然,死者姆尼亚迪,以及伤者警员罗沙尼再,来不及闪开结果被撞个正着。女儿哭喊“谁杀死爸爸”死者姆尼亚迪的遗体运返约路末端住家时,他的几名妻子和孩子的哭喊声凄凉,灵车距离丧府100尺可听到令人心酸的声音。死者其中一名女儿在父亲遗体送返家时,哭到崩溃,并且大喊“谁杀死爸爸”。女子新车被撞当晚, 其中一辆被捲入车祸的白色起亚私家车是辆新车,车主为一名华裔女子。据这名女司机声称,她在返家途中看到前方有路检时,就放慢车速,準备停车接受警员盘查。她说, 在车速减慢那一刻, 她的汽车后方突然被撞, 在她回过神来时,就看到一群警方往一辆红色汽车方向跑去。她才知道有汽车闯祸。警员:路检被撞死真冤枉“如果是在擒拿罪犯时不幸身亡,对警员来说是早有的心理準备,而也具有价值,但像这样在路检中被无辜的撞死,那真的是冤枉。”这是车祸发生后,《》记者在警局里抽样式的简单访问时,近10名警员对记者剖心表白心里的担忧。在上述车祸发生后,的确在警局内引起不小的震撼,其他的警员除了对受伤的同僚和死伤者表同情外,纷纷表示对自身的安全感担忧。“当得了警员,我们早有心理準备,这份工的危险度会比其他工作高,但是,如今天这样,却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他们说,逮捕罪犯、打击罪案他们丝毫不畏惧,最怕的是突如其来的意外,是无法预防的。‧2010.06.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