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走在服务 >恐怖分子诺丁故地‧中林港祥和古剎化戾气 >

恐怖分子诺丁故地‧中林港祥和古剎化戾气


2020-07-09

恐怖分子诺丁故地‧中林港祥和古剎化戾气柔州乌鲁地南的中林港(双溪地南),既是东南亚头号恐怖份子诺丁生前的驻扎地之一,也是数家寺庙古剎落户之地。彼时,诺丁除了寄住在其岳父位于中林港的住家,同时也在其岳父住家旁的一所宗教寄宿学校活动,使当地一时间潜藏着蓄势待发的暴戾之气。尔今,诺丁已化成一坯黄土,当地3间香火鼎盛的寺庙古剎,即地南古庙、千佛胜地法雨禅寺及宁心寺,遂肩负起以祥和淡化戾气的重责大任。没有识途老马带领,你不仅会错过远离尘嚣的古庙老剎,以及景緻绝美的度假村,同时也将无缘一觑贫穷纯朴交织而成的柬埔寨村。至于双溪地南盛产,如巴掌般大的肥硕鲜蚝,以及椰味浓郁的椰花酒,更是只有识途老马才有缘小嚐的人间美味。距离新山约30公里的乌鲁地南有一个叫中林港(Sungai Tiram)的地方,人们惯性把她的马来文地名直译过来称作“双溪地南”。这里原本是平静、安逸的甘榜地区,没想到一个东南亚头号恐怖份子――诺丁的死亡,使她一夜间爆红。东南亚头号恐怖份子诺丁的岳父、妻子和3个孩子就住在甘榜双溪地南。为了套取新闻,来自印尼的媒体还专程来到这个小地方,想探一探诺丁生前在岳父家的生活点滴,连带这里曾经是极端宗教团体――回教祈祷团训练基地的陈年往事也被挖掘出来。八九年前,双溪地南一度成为政府极为关注的地方,原来在这个甘榜之地的一所宗教学校被揭发以学校之名培训“新兵”,悄悄进行着激进回教思想的“洗脑”活动。这个后来被证实是回教祈祷团训练基地的宗教寄宿学校,如今已荒废、落寞,不过住在学校附近的甘榜村民似乎还活在当年的“红色恐怖”阴影中,对来访的陌生人都抱持警惕和冷漠的态度,与一般热情、友善的甘榜人很不一样。回祈团训练基地红色恐怖巧合的是,诺丁岳父的家就在这座废弃宗教学校的旁边。诺丁之死,使诺丁岳父之家再度成为媒体的追访焦点。当年,若不是有学生受不了宗教学校内严格的训练和管制而逃出校外求助,这个秘密基地说不定仍继续暗地运作。据了解,政府当年是暗中派员观察及确认这所学校动机不良后,马上採取行动制止此校活动。当局事后经调查后发现,学校的训练场有很多类似军事训练用途的设备,显见“反动之名”并非子虚乌有。地处“隐密”是双溪地南的优势,姑且不论有人企图利用她的隐密进行“秘密”活动,若在这个与世无争的甘榜穿梭慢行,只要沿着其羊肠小径穿梭,常会让人生出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记者就在乌鲁地南新村居委会主席陈清华的带领下,亲身体会了这一番感受。正所谓云深不知处,如果没有从双溪地南17英里半窜进甘榜小路,就会错过Savannah Hill这个令人眼前一亮的欧式风味度假村。青草地、古董车和颇有异国风情的主建筑,完全掳掠参观者的心。她的独特设计,与双溪地南的甘榜情调一点都不搭调,两者景色也全然不同。据了解,这座度假村仅开放供百人以上的团聚活动租用,而远在雪隆布特拉再也的首相署也经常在这里举办活动。百年古庙换新装双溪地南弥漫佛家气息。想来是周遭的大自然提供了天人合一的绝妙环境,使地南古庙、法雨禅寺和宁心寺皆选择“落户”于此。这3座庙宇之间各据一方,且都位于相当隐蔽之地。每一座庙宇更独具风味,值得寻幽探秘。当地人习惯以英里(Batu)来区分不同地区,像具有逾百年历史的地南古庙就坐落在双溪地南最尾端即20英里。若没有驱车走到路的尽头,就会错过膜拜百年古庙的机会了。地南古庙正处于大事装修阶段,当年的小庙换上新装,眼前是一幅幅从中国越洋而来的精细雕工墙面,崭新面貌呈现另一番景象。法雨禅寺像吴哥窟与有一段历史的地南古庙相比,法雨禅寺建庙只有约8年时间,虽说“年资”尚浅,里头却收藏了不少于千座的木雕及石雕佛像,且不乏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曾于去年6月大篇幅报导法雨禅寺这座“大马吴哥窟”后,法雨禅寺即火速成为当地一个旅游观光点。这座临近乌鲁地南大街的新庙,取道13英里处的一条黄泥小径巍然出现眼前。禅修佳地宁心寺与地南古庙和法雨禅寺截然不同的宁心寺,庙如其名,是一座专供佛家子弟静修的地方。除了週末假日比较热闹外,这座被树林环绕的寺庙,平常彷彿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成为静谧的一景。宁心寺名副其实是一座深山庙宇,驱车从17英里的路牌沿着甘榜小路走,还得深入6公里的曲道,才得见她的芳蹤。宁心寺当家觉法师父指出,寺庙佔地4英亩,建庙只有9年历史。除了寺内男女众,平日也接待来自不同地区包括台湾、香港、泰国、新加坡、斯里兰卡等地的出家人禅修。因此,寺内还特地建有个人进修场地――毛亭,这是寺内的一大特色。椰林深处嚐酒香跟着乌鲁地南新村居委会主席陈清华的脚步穿梭在双溪地南,教人惊喜的还不只眼前优雅恬静的欧式风味度假村。好比维拉慕都继承岳父在15英里的椰林内经营的传统椰花酒老店,便是另一“收穫”。合法的椰花酒铺子本来就不容易找,何况这个具有逾20年历史的老铺子还是置身在有椰林、小溪的大自然环境中,就更难得了。维拉慕都每天在窄小简陋的铺子里酿酒、卖酒,一天可酿造出150公升椰花酒。以每公升卖1令吉50仙的价码来看,收入不多也不少。光顾这个椰花酒铺的酒客不仅是当地人,据说每逢週日,会有一批来自外地的“律师团”定时捧场,可谓酒香引客来。偶尔也嚐椰花酒的陈清华说,没有下雨的时候,椰花酒的酒精浓度特别高,那是因为从椰蕊压榨的汁未有掺水的缘故。至于椰花酒的酒精浓度究竟有多高,他说,这很难预算,因为椰花酒会随着气候、温度产生变化,一般而言,晚上的酒精浓度会比较高。了解椰花酒的人不会担心喝了酒就醉得不省人事,他们知道酒劲来得快去得也快,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