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走在服务 >我在时代的风中前行,并试着将沿途的风景,说给你听 >

我在时代的风中前行,并试着将沿途的风景,说给你听


2020-07-10

我在时代的风中前行,并试着将沿途的风景,说给你听

文/工头坚

或许是由于我在工作领域上微不足道的名气,也或许是基于不放弃任何可能性题材的努力,过去这些年,的确有一些在出版界工作的朋友,私下发讯或来信询问我出书的可能性。

诚然,能够出版一本自己的书,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之梦想,但随着环保意识高涨以及网路内容的丰富多元与容易取得,出书,无疑是一件需要更多道德勇气的事。如何证明自己的文字确实有被印刷成白纸黑字的价值,而不至于愧对被砍伐的木材,以及读者的无论实体或虚拟之钱包,都是令我犹豫的原因。更不用说,由于在网路和旅游产业各种事务的忙碌,几乎占据了我所有时间与精力,连个人部落格都不勤于更新,遑论静下心来好好整理文稿。

即使克服了时间因素,还有题材的问题。是,我不是不能写,但要写什幺呢?

如此想来,则个人既无跨越数年的贫穷自助壮游,亦无从亚洲骑到欧洲的铁马单车或经年徒步之苦行,更无凭着意志力与生命力征服南北极或喜马拉雅山之豪举,或长年深入某些人们依然陌生的国度与文化,或对于美食与设计如数家珍信手拈来,或文字清新讨喜令人莞尔,或最起码,相片也稍微拍得好一点……儘管曾有一两次认真订下主题,甚至已整理了许多相片与文字,但一个忙碌闪神,关于该题材的最佳时机又已错过。无论这是藉口或事实,关于书的事,似乎就这幺无限期地延宕下来。

直到二〇一四年底的某个时刻,突然有股深刻而强烈的感受,从心底升上来。彼时我已经届满四十八岁,如果以「十二」这个在人类曆法中常用的神奇数字来做为一个阶段,蓦然回首,人生已过了四个十二年,準备迎来第五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工作阶段的年份。

正如某些作家描述他们写作时,笔下的主角常会有自己的生命、发展出原先无法想像的情节一般,这四个十二年的故事,也有种「想被说出来」的强烈欲望,彷彿如果不完成这件事,就无法再往前、进入到下一个阶段。

于是我开始着手整理一些散落在各处的、关于过往经历的文字。几年前曾尝试利用推特(Twitter)这般的微网誌做为工具,以每则一百四十字的方式,写了几个月的「微连载」,回忆年少的成长历程。虽然最终如同许多曾许下的志愿一般,未能坚持完成,但以这些简短的篇章为基础,开始慢慢往上堆叠累积,事实上又经过无数次的改写、删修与补充,在庸碌的日常中,断断续续又花了两年时间,才慢慢有了较完整的结构与样貌。

儘管这些文稿原本仍是以各个阶段的几次旅行为主轴,但在书写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总热衷于描述每个年代的时空背景,原因无他,只因为那些光阴、那些回忆,往往是吾辈如今所拥有最好的宝物。

我们这代人,年轻时曾被称为「新人类」、「X世代」,颇有引领风骚、承先启后之态势,但随着网路革命袭来,年轻一辈所能获得的知识与成就,早已后发先至、弯道超车。但我仍觉得这代人是幸运的,我们虽未曾经历长辈口中的战乱或艰苦岁月,但仍曾体会过那时代的尾声,并深受其影响;而在数位时代扑天盖地而来的时刻,也庆幸还没老到学不了新把戏。我们也曾见证过许多新事物、新风潮的诞生,其中有许多元素,构成了当下的时代风貌。如果这些文字能够鼓舞与我同一世代的人,开始书写纪录自己的回忆,则作者之野人献曝、抛砖引玉,也就有点意义了。

作者本人固然期许自己妙笔生花、幽默机智、描写生动,不要让它看起来像是叨叨絮絮的流水帐,奈何才情有限,要把往事说得全,或说得巧,似乎超过了能力範围,以致永远难以完成,因此叹了一口气,基本放弃文学性的追求,老老实实说故事,把过去四个阶段的人生,重点式地记录下来。也感谢编辑,如果这些文字读来不至于飘忽跳跃,那都是他们的功劳,使得原本破碎零散的意念,有了尚称连贯的气味;并感谢设计的建议,用铁道旅行的节奏,营造出一个又一个隧道的意象。

我在时代的风中前行,并试着将沿途的风景,说给你听。


上一篇:

下一篇: